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新闻动态
客户留言
产品视频
服务承诺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LED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力资源  

打好三张牌 激活经济全局

时间:2018-11-09 23:57:19  来源:本站  作者:
公司

  实体经济是市场的主体,也是国民经济的基石。近年来,中央坚持把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取得了明显成效,实体经济的活力不断增强。习总书记近日在广东考察时进一步强调,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财富之源。先进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一个关键,经济发展任何时候都不能脱实向虚。

  当前,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世界各主要大国都把实体经济尤其是先进制造业摆到了战略高度大力发展。对中国而言,做大做强实体经济,夯实实体经济根基,提升经济发展质量,是稳增长、调结构、促发展的不二选择。一段时间以来,全国各省市纷纷出台振兴实体经济措施,造环境、降成本、强创新、增活力,推动实体经济效果显现。作为第一经济大省、制造业大省,广东最近出台了“实体经济新十条”,10个方面61项政策聚焦降低制造企业成本,力促实体经济做大做强。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已经成为世界性实体经济大国。但是,我国还不是一个世界性实体经济强国,实体经济发展“大而不强”的问题突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可以从产业、企业和产品三个层面入手,提高实体经济供给质量,促进实体经济从大到强的转变。

  1.在产业层面,协调发挥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作用,切实加强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促进实体经济产业结构高级化

  从产业层面看,创新能力不强、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业不够和产业价值链高端环节占有不足,是当前我国实体经济供给质量问题的突出表现。破解这一难题,可以从两方面发力:

  一方面,要协调竞争政策和产业政策,发挥竞争政策的基础作用和更好地发挥产业政策促进产业结构高级化作用。工作着力点应该更多地放在培育科技创新生态系统上,放在培育有利于创新发展的公平市场竞争环境上,注意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与传统产业升级改造相结合,促进传统制造业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促进经济新旧动能平稳接续和快速转换。

  另一方面,要切实加强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提高实体经济各行业共性技术服务、共性质量服务水平。当前,我国科技创新公共服务体系存在体系不完全、链条割裂和效率不高等问题,亟待通过科技体制改革来加强技术创新的公共服务建设。提高共性质量服务水平的关键是加强和提升国家质量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管理。

  2.在企业层面,积极处置“僵尸企业”与大力培育世界一流企业结合,完善企业创新发展环境,提高实体经济企业的整体素质

  从企业层面看,存在大量“僵尸企业”,优质企业尤其是世界一流企业数量不够,是当前我国实体经济的一个主要问题。

  从资产规模、销售收入等规模指标看,我国涌现了一批大型企业集团。2017年世界500强企业名单中,中国企业达到115家,仅次于美国。但是,我国企业在创新能力、商业模式、国际化程度等方面存在明显不足,从资产收益率、企业利润、人均利润指标看,我国上榜企业还与欧美的世界500强存在明显差距。

  另外,近些年受经济增长放缓、产能过剩问题加剧、市场需求疲软的影响,许多企业的经营状况持续恶化而市场又不能自动出清,形成了众多“僵尸企业”。要解决当前中国企业素质结构还不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问题,就要加大力度处置“僵尸企业”,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完善企业创新发展环境,培育世界一流企业,从企业层面切实提高实体经济供给质量。

  3.在产品层面,激发企业家精神与培育现代工匠精神相结合,强化技术创新管理和全面质量管理,提升产品附加值和产品质量

  从产品层面看,要提高我国实体经济供给质量,就要增加高品质、个性化、高复杂性、高附加值的产品供给,进而提升产品适应消费结构升级变化的能力。

  当前,我国实体经济的产品总体供给质量还有待提升,产品总体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围绕提升产品供给质量,企业必须持续推进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坚持激发企业家精神与培育现代工匠精神相结合,强化技术创新管理和全面质量管理,为提高产品附加值和产品质量奠定制度基础、技术基础和文化基础。

  提高产品供给质量,既要有一大批具有创新精神、专注实体经济发展的企业家,也要有一大批精益求精、不断创新工艺、改进产品质量的现代产业工人。当务之急要建立和完善有利于企业家创新和现代产业工人精益求精的制度设计。通过激励制度体系的建立完善,逐步引导行为习惯,最后形成超越制度的体现为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的行为准则和价值观念。(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黄群慧)

  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实体经济逐渐呈现加速下滑风险,相当一部分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利润下降、经营困难、发展无力。一方面,国内制约经济发展的根本性矛盾尚未解决,并且面临一些新的问题和矛盾;另一方面,全球范围内不利于中国发展的因素也在增加,对中国制造业带来新的挑战和压力。在内外因素叠加影响下,中国企业尤其是非国有企业,将进入一个异常艰难期。

  但同时必须看到的是,中国经济仍具有保持健康发展和中高速增长的诸多优势。我们迫切需要将这些优势激发、利用起来。如果以调整资源和利益分配格局为重心,打好“三张牌”,完全可以激活中国经济全局。

  地方债是当前财政金融问题的集中症结点。地方债存量不仅成为压制地方发展的一座“大山”,而且产生了“杠杆率错觉”。综合判断,以地方融资平台企业为主的隐性债务保守估计不低于30万亿元,按年利率5%~10%计算,地方政府及融资平台企业一年需要承担的隐性债务利息就高达1.5万亿~3万亿元。从杠杆率上看,如果把30万亿元地方隐性债务从企业债中剥离出来,政府部门的杠杆率就由36.2%上升到72.5%,企业部门的杠杆率由159%下降至122.7%。

  地方债不仅挤压了其他市场主体尤其是民营企业的金融资源,制约了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而且造成了财政资源的扭曲,挤压了积极财政政策的操作空间。一旦地方债存量得以实质性削减,不仅可以在不给企业造成资金紧张的局面下实现降杠杆的目的,而且可以释放出大量的金融资源,减轻金融环节和地方政府的压力,解决金融环境问题。

  解决经济动能问题,关键还是要减税降费。当前,实体经济不赚钱,资金就有可能流向房地产领域。因此需要落到改善营商环境、运行成本以及企业的利润上,解决资金收益率的问题。虽然近几年中国确实降低了一些企业的税费负担,但这种零敲碎打、挤牙膏式减税降费暴露出诸多缺陷。一方面,减负的力度不够,降低的数量不足以激活经济;另一方面,受征管强化、传导机制不畅等原因影响,降低了企业的获得感,特别是中小企业大都难以享受减税红利。

  此外,这一减税方式,不利于引导市场预期,甚至导致“出力不讨好”的状况。防范经济动能萎缩与衰减,必须以综合、系统性的方式,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否则,应付不了目前的经济状况。

  使资源向效率高的部门流动、配置,是解决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的根本途径。一些国有企业非主业务扩展过度,“僵尸企业”、特困企业以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企业占据了大量的国有经济资源,降低了国有资源使用效率,削弱了中长期经济增长动能。同时,不利于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提升国有企业的主导力、控制力和全球竞争力,要靠提升核心竞争力来实现。

  只要破除桎梏,坚决将这“三张牌”打下去,资源和利益分配格局就能得以有效调整、优化,企业和居民都会得利,经济也就活了,再辅之“保障民生”这张牌,逐渐消除社会焦虑情绪,增强经济韧性和社会稳定性,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就不足为惧。(作者为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陈龙)

  创新驱动过程中,更应该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破解制约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结构性难题,让金融活水更加顺畅地流向实体经济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现代经济的发展离不开金融支持。上周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帮助缓解企业融资难。

  融资难、融资贵是我国实体经济面临的现实难题。这一方面与金融体系自身的体制机制问题有关;另一方面与实体经济的边际利润率和平均利润率下滑,导致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意愿不强有关。

  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党的十八大以来,为帮助实体经济解决融资难题,各地区各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举措。部分省区市上周披露的信息显示,实体经济融资渠道在拓宽,金融活水流向实体经济在加速。

  截至9月末,江西省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为29857.26亿元,同比增长18.79%,贷款增速在全国排名第一位。从贷款结构上看,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余额为17990.61亿元,远远高于住户贷款余额和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余额。

  9月末,湖北省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43343亿元,同比增长15.9%,增速居全国第六。更重要的是,一些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得到金融保障,普惠领域小微企业、高技术制造业等贷款增长加快,制造业贷款增长乏力局面逐步改善,特别是高端制造业获金融机构青睐。在金融机构贷款储备项目中,房地产类及融资平台类项目储备在逐步下降,制造业项目在上升。

  湖南省贷款投向也有所优化。其中,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力度加大,制造业贷款保持增多。

  新疆国资委披露的信息显示,近年来,新疆农村信用社在保证服务“三农”为重点的同时,不断加大对个体工商户、城镇居民消费和民生项目建设的信贷支持力度。截至8月底,新疆农村信用社累计为农牧民、城镇居民和中小微企业发放各项贷款1157亿元。

  金融为实体经济“输血”的功能进一步提升,既能有效避免资金在金融系统内空转,也能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坚定走创新引领发展的道路,强化技术改造和工艺创新,以提升供给质量,增强发展后劲。

  当前,我国各省区市正在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以助推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在此过程中,更应该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破解制约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结构性难题,让金融活水更加顺畅地流向实体经济,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

  近年来,深圳积极践行新发展理念,全力打造“中国制造”国家级示范区,通过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夯实实体经济根基。2017年,深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8087.6亿元,同比增长9.3%,其中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占比分别为71%、65%。

  夯实先进制造业基础,成为深圳助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重要举措。深圳结合产业实际,围绕5G、新型显示、集成电路、机器人、增材制造、石墨烯、新能源汽车、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精准医疗等新兴产业领域,规划建设10个制造业创新中心,并出台专项政策予以扶持。目前,太赫兹、石墨烯、微纳米制造、智能海洋工程等多个创新中心先后挂牌,到2020年将全部完成10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创建任务,以此实现核心技术突破,加快建设产业集聚区,培育若干百亿级、千亿级产业集群。

  实施技改投资倍增计划,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深圳实施了技改投资倍增计划,主要是建立系统的工业技改扶持政策,全面激活社会资本参与工业技术改造投资,减轻企业负担,帮助企业转型升级。今年前8月,深圳工业投资增长10.5%,创维智能生产线等一批工业技术改造项目的生产效能得以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正全力打造“中国制造”国家级示范区,推动制造与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紧密结合,加快发展高端制造、智能制造、服务制造、绿色制造。

  目前,深圳正加快实施培育新动能计划,包括建设坪山聚龙智谷等省市共建智能制造示范基地和人工智能产业园区,规划建设光明石墨烯制造业创新中心示范基地;修订深圳市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设计产业专项资金管理办法,支持行业重点企业开展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研发和制造;制定培育发展海洋科技新兴产业的若干措施,推动设立500亿元海洋产业发展基金,开展“智慧海洋”“深海生物基因工程”“豪华邮轮维修建造”等重大工程示范。

  产业链拓展工程,如火如荼。目前,深圳正实施新一轮产业链拓展工程,系统梳理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甄别产业链中关键或缺失环节,实施“强链”和“补链”;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和产业发展趋势,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培育形成若干新产业链,推动制造业迈向全球价值链高端。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还实施了新一轮重大项目培育引进工程,特别是以创建国家级先进制造示范区为契机,争取国家和省级重大项目布局,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优势产业招优引强,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据透露,深圳加快推进华星光电新型显示、亚太高通量宽带卫星通信系统等重大项目建设,建成投产中芯国际12英寸生产线、开沃新能源汽车等项目,力争全年新引进超10亿元重大工业项目10个以上。

  2017年,无锡跻身万亿GDP俱乐部,成为全国第十四个、江苏第三个万亿GDP城市。而仅在三年前,无锡还是被“看衰”的对象。2014年,无锡全年地区生产总值为8205亿元,和2013年相比名义增速仅1.67%,外界一度将其解读为“发展停滞”。然而在近两年,无锡迎来强劲反弹。2017年,无锡GDP名义增速高达14%。这场翻身仗,依托的正是强大的实体经济基础。

  狂奔,刹车,再加速。无锡近五年来GDP增速呈抛物线状的背后,是经济结构转型升级中所经历的阵痛和自我修复。

  2007年夏初,太湖爆发严重蓝藻污染,无锡全城自来水遭殃。为了挽回一湖清水,无锡开始对高污染企业“痛下杀手”。据《人民日报》报道,太湖蓝藻事件爆发后6年内,无锡累计关停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益的企业2600多家,劝退和否决1100多个“不环保”项目。这就是此前无锡经济出现下滑的主因。

  不过,得益于宝贵的实体经济“家底”,无锡很快就打了漂亮的翻身仗。围绕“改革”和“开放”两大关键词,无锡强力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同时,紧紧围绕创新驱动和产业强市战略,制定了物联网、智能制造以及现代服务业的“三年行动计划”,每年初都给自己下任务。2017年,无锡多个经济指标重新进入“快车道”,形成了多年未有的、可持续发展的良好态势。

  2017年,无锡规模以上工业产值增速飙升至全省第4;就在2016年,还仅列第11位。

  物联网技术是无锡近年内迅速打响的名片之一。2016、2017年连续召开世界物联网大会,开始让众多高新企业聚焦无锡、投资无锡。位于新吴区的鸿山物联网小镇,更是被誉为“一个浓缩版的未来”。根据规划,无锡将把鸿山打造成全国第一个虚拟人文体验小镇、第一个千兆网络全覆盖小镇以及第一个物联网创新基地。

  在传统制造企业,物联网元素也无处不在。比如无锡首家千亿企业海澜集团,起用了智能门店应用,利用商品标签中的智能芯片,可以测出这件商品是否有被频繁试穿,从而进行数据分析。和海澜一路之隔的阳光集团,构建了大数据平台,通过采集从产品研发、生产制造到终端零售等运营过程中的数据,加强信息化管理。连99岁高龄的无锡一棉纺织集团,也在计划打造智能系统,让每个出厂的纱布产品实现可追踪溯源。

  除了更新换代,无锡还敢于、善于“腾笼换鸟”。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前身为雪浪轧钢厂。太湖蓝藻严重污染事件爆发后,雪浪轧钢厂于2009年关停搬迁。受当时《阿凡达》热映启发,无锡市决定利用和保留老厂房,改造成数字电影产业园。该园区属于电影产业园3.0版本,已形成从前期的申报、拍摄到后期的制作、发行的全产业链。2017年,园区共承接影视剧拍摄制作达200多部,产值近50亿元。

  来源综合经济日报、财经杂志、光明日报、澎湃新闻、人民日报、民营经济报、中国发展网、江苏新闻网等

Copyright © www.g22.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恒峰娱乐 沪ICP备07029879号
友情链接: